二十八日

去年花了不少钱,买了听音设备,在之后一年里发现缺少的是认真听曲的那份纯心。

周末开通了苹果的音乐订阅,一个月十元的价格,就没有必要再下载盗版和整理那些混乱的歌曲信息了。也响应了不久前接受的观念:花钱买时间对每个人都是收益很好的事情。

接着电路设计差劲的高价耳机断了焊接线点,在拿去找人修和自己淘宝花二十元买个电烙铁之间权衡了下,选择后者。在这一点,我已经越来越像那些三十几岁的人,做什么前都习惯性地分析各种成本。和年轻时只价格,其他的时间,心情,精力,情感都考虑不到的时候不同。

洗完澡裸着,坐在电脑前把耳机改改设计焊好后。几张过去熟悉得不能再熟的专辑,是那么好听。

随便的生活过了太多,想着把宽带停了,腾出点心思,去钟爱生活。

八月

八月的炎热比往年凶猛,在最炎热夜晚与白天的汗水淋漓间,搬出居住多年的大学城。

那片地方的干净宽阔我仍是喜欢的,只是是太过简单的一片天地。自己也变得想融入社会,培养一个年过二五之人该有的精神。

新的寓所在上班地点附近,很贵,很奢侈。读过些书心中知些道理,当不知觉中奢侈品成为必需品时,不知觉中人也会活得很累。

只是一直以来的心,一直和不理想的世界撕磨着,总需要一份甜点。

七月

一七年七月的雨水相较于往年并不比印象大,南方炎热也不离不弃间歇。

大约从何时起,脑海里的夏天除大片蓝天白云,大雨和台风也逐渐占了一席记忆。和风虫鸣的夏,日渐成了一种童年的美好。

理性上是不喜欢乡下的,理性上不喜欢思想的落后封闭。感性上是憧憬自然,自然的生命触感,会拥抱的风,明丽阳光。

七月将会短暂,八月会到来,我也一直在变。

五一前

总觉得有念想可表达,但也讲不出什么。

早几年时候还能每日记录些许新知感悟,而今头脑的灵性再想找寻是已不复存在,只有一心疲惫对生活的倦怠。

年岁四季快得心如死灰,对许多事情失去兴趣周遭也重复得无意义,新鲜们似乎都带早年经历过的麻木。

笔下最末尾的最真实兴叹,也会安慰言,人之如人,却总该像个快乐猢狲,志得意满而无畏角逐,才不至于此丧心无聊。

散文《中年》,有获得帮助的理解安抚,遗憾于我们这一代的父辈教不了我们什么,民国人的文章倒可求知消耗。

愚人

我们终得到自己曾想要的,却绝感不到曾想的幸福。

也到了现在才明白年少时的各种咬牙和内责是幼稚。

知晓了生活面目后,学不会珍惜每一天是最可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