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以群居

前两天看到篇文章说可以从一个人在网络的痕迹得知这人的品质,虽然大家不会把所有东西都放到网上,但其思维方式,思想境界是一定能够体现出的。这么一看,那些博客,空间里塞满了各种垃圾文章,乱七八糟图片,微博想一句发一句,乱用各种标点符号的人,以我的标准去推测,到头还真是不想面对。实际情况里这类人是主流,认识的圈子里,我真找不着一个我有兴趣去了解的——不写日记说明这人平日里不爱思考记录,乱转文章说明这人将是谣言的传播人群。

这倒是没有什么可嘲讽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我只是该以性定位,寻找同类人罢了。经过一番努力,发现一写五六年,心思细腻行文简洁,不搞幼稚心思例如锁空间之类的都有共同点:好友不多,日志字数较少,标题赏心悦目,页面简洁大方,相册量少质高,博主岁数较大,已婚女性居多。一时间给人相见恨晚的感觉。

看来我是早熟,以后不该跟同龄人混。

我与家庭

平日里看见别人说家人安好就是他的晴天之类,这种亲密我总是会习惯性以无视面对。前阵子跟人视频时才被提醒我是忘记了怎么笑的人,那一时刻才注意到这张没有恶意的脸在面对他人却是如此的严肃,多年的面无表情,已经到了说话看不见嘴的张合的冰冷,无意中带给友好的他人无辜的心理伤害。朋友说过我太封闭,不贴近他人也更少透露自己,很心里话的是我早已经不在意别人怎么误会我,顾不上去解释这一些只因我有更大的不幸,说我冷漠也好,说我装酷也行,虽然随意揣测和乱贴标签的行为多年后依旧如此恶心。

要在以前,我真的很介意说说自己的情况,一来我说不清楚,二来我不想说清楚。如今大三将至,念完这一年不是留级便是退学,一切似乎都已安排妥当,也没有那么多顾虑可以去顾虑。抽烟抽烟抽烟,这个暑假也就这点事情能让人头脑迷糊,忘记烦心。

父母是文革产物,这也是我那么恨文革的原因。都念过几年书,但应该都是成绩平平的那类学生,与其同龄的一些人几十岁会记得拼音且现在能打字,他们俩连字母都不会写,思想境界达到的水平,我客观的讲述为识了字居住在小镇里的农民。这类人既种不了田也做不了事。种不了田因为他们识字,做不了事因为骨子里还是农民。这对晚婚夫妻概括一句话叫:贫贱夫妻百事哀。父亲一事无成也无所事事,幼稚天真。母亲一天到晚折腾,各种烂东西堆满屋子舍不得丢弃,我不知道她在做什么,因家里并没有经其劳动而整洁或干净。有个大我四岁的哥哥,烂泥扶不上墙,不是问题少年却比问题少年还让人无奈,没理想没本事没长大,二十三四岁看喜羊羊。灰色的童年是如何的,就是在一穷二白与信息匮乏里,家里人谁都不理谁,谁都不跟谁说话。父亲坐在那里,抽烟喝茶从早上醒来到晚上睡觉,母亲依旧在折腾搬弄那些若交给我处理早扔出街的破烂,哥哥继续吊儿啷铛去亲戚家跟人屁股后头看人玩游戏,我躺在几平方米的潮湿地板上翻弄家里仅有的两本科普书。

这大概是我喜欢独处,不跟人说话,对亲人这一类人异常冷漠的原因了。出身在这样的环境,这只是一个不幸。
这种灰色童年并不罕见,大部分的孩子是这样长大的,初中念完出来打工,结婚,重复父辈的生活。
另一个不幸是我被培养成了不适合这种环境的人。我有自己的视野,有自己的性情,有自己的价值观,不甘心留在小镇子里伺候他们,不愿把精力浪费在不值得的人身上,但他们就那样可怜巴巴看着你:你要给我们养老,你哥哥养不活他自己。有时候宁愿被骂混蛋也不想看到他们。他们的不幸不仅毁掉自己,还要继续毁掉我的一切。

还会回家继续那种生活吗?受够了,绝对不会。

2012年8月25日

昨夜意兴阑珊之时,上床躺息。台风边际福利带来气息凉爽,微风徐来,身边窗帘摆展,拂面拂发。此情此景加深人的懒惰,转个身趴睡,伸展开常年累月虾米弯腰佝偻身躯,筋骨皆软,快感充斥全身,有如周公之礼。乳酸充斥大脑,不省人事间朦胧忆起高中舍友赖床画面,早上七点便醒来,大小便是不愿下床解决的,全部涌向大脑用意念化解。棉被在大腿间缠绕盘旋,呻吟一把再来回翻身数圈。伸手抬腿伸展,棉花里闷着的脚气向下游的我清新扑来,重复无数次后已是十二点,才揉揉眼睛下来刷牙出去吃饭,不知其膀胱是否已然破裂令其毫无知觉。

心中飘过二货两字,得意非常。

入睡了。

2012年8月24日

翻了下存档,去年贴出来两百多篇日志,加上未贴出来的,林林总总应该上了三百,挺是个数。今年过去三分之二,翻箱倒柜一番得来不过七八十篇。剩下四个月就算再有情调一天一篇地写,数量上想必也是绝对大减。大概是之前小事当成大事记录详细,如今见多不怪,大事都能当成小事化为过烟云烟,忘记了之。

不清楚那些乱七八糟的学制,但我了解的是不少同期上大学的高中,初中同学都已出来实习或者工作。这是否意味着他们的大学生涯已经画上了句号,如果是,我倒很想了解他们对这几年生活的印象如何。倘若今天有人来问我对大学的回忆,我的回答该是如此的:博客里四百多篇原创日志,网盘里四百多张手机照片,身边一大群价值观不同的陌生熟人,都已不记得了的很多其它。

所以呀,喜欢存档,喜欢翻旧物。

2012年8月14日

老外这词汇有点局限性,我们不把日本韩国人,东南亚人,印度人,非洲人纳入其中。那就只能说昨天跟一帮外国人侃大山了。

平日里老调侃天朝怎样怎样,转了一圈发现除了向来傲慢与傲娇的法国人
,种族主义创作者的美国人,苦逼的印度阿三之外,对天朝各种羡慕各种幻想,对我这张亚洲面孔主动表示友好的人还是挺多的。

前阵子卡扎菲好不容易死了,
让我知道了个非洲国家叫利比亚皮肤还是白的,这下让我遇上一个利比亚人。一上来看到我就说中国未来将成为完全能跟美国抗衡的世界一极。我问为什么,他指着脑袋说因为Chinese have good mind。中国人聪明还是中国人心态好?我不知道他指哪方面,可能是在夸中国的政治家和中国的外交能力吧。中国当时在联合国上投票反对国际干预利比亚,逼得当时利比亚人游行说俄罗斯跟中国要害死他们。但卡扎菲一倒台中国立马又跟他们的新政府建交了。他说不恨卡扎菲,虽然独裁但是富裕了国家。也不恨中国,反而很佩服。以前看日本相关,日本网民老骂日本政治家软弱无能阳痿早泄,羡慕中国有出色的政治家跟外交家。黑白两道通吃,跟朝鲜伊朗是哥们,一起对抗美帝。跟美国欧洲是伙伴,一同掠夺巴西铁矿。跟非洲阿黑又是兄弟,发展中国家好商量。联合国五大流氓里最斯文又最腹黑,看来几千年国学真不是盖的。又遇到一苏丹黑哥们英语讲得很好,说他们那里有很多中国人。前阵子观看BBC纪录片讲中国在非洲搞大开发,什么掠夺资源剥削劳动力各种理由扣上邪恶中国的帽子。既然连苏丹这最负面的国家都有很多中国人了,想来属实。

一泰国妹子拿出一本我们小学教材那样顶上拼音下面汉字的教材,说她正在学习,一越南人看到我用拼音跟我聊天,说他在学校学过汉语。想起上次碰到菲律宾人直接跟我说普通话,突然挺郁闷,这帮东南亚人怎么都在学中文。

2012年8月12日

豆瓣上有个呓语小组,里面大部分是女文青,很有创意的开一帖子,之后自己跟帖,一天自言自语个几千句子,内容从吃饭睡觉,穿着打扮到外出搭车到减肥增白到经期暴躁各类涵盖,我所见最强大的跟了一万五千多,还在继续,比微博控要命得多。除了她自己,大概是没有多少人在乎里面内容,琐碎非常又没有价值,但其实是很好的。都说女性大脑语言结构发达,你要不讲给她听,她就讲给你听,现在她们能自我安慰则是一件多么和谐的事情。

最近才发现原来我是那么喜欢写日志的,以他人为参照的话。一个现实中不说话的人,又不喜欢跟自己说,只能写下假装讲给别人听。不然是会把自我憋呆或者憋傻过去,突然想起去年暑假为何自己过得那样开心:原因一,我一个人霸宿舍。原因二,两个月时间里从未断过一天日志还经常一天两三篇。舍友倒是挺讨厌看到我写的,因为扮文青这种行为在大众里显得很装逼,会让旁人不舒服,这很容易理解。我是不能当面骂他们傻逼的,日子还过不过了。便只能默念什么定乎内外之分,辩乎荣辱之境总之自欺欺人。你整天写那些日志有什么用?有人看吗?答,自慰;有,我。

2012年8月11日

前两天看一段子:
当世上所有人都把欲望当理想,把世故当成熟,把麻木当深沉,把怯懦当稳健,把油滑当智慧,那只能说这个社会的底线已被击穿,所以你们没有资格说我的勇敢是莽撞,执着是偏激,求真是无知,激情是幼稚。当那些兜售社会经验的流氓朝我的梦想投来轻蔑一笑的时候,我会毫不犹豫的还你一句,傻逼!

我不清楚这段子是否只是无聊网民凑的排比句,但于我这种装清高与愤世嫉俗之人确实相当贴心。活在世上有觉悟的不多,到哪儿都会有这类人在眼前晃悠。生于今世,现眼此生,跑不掉躲不开。所以尽管平日里特腻歪这帮东西,恨不得抽这帮东西两嘴巴,最后还是得眼不见为净。

偶尔遇上两个欣赏的人,是要相当惺惺相惜的,起码我珍惜对方。怎么着都得贴上去跟人套近乎,头一句话我欣赏你,接下来怎么厚脸皮怎么上,怎么肉麻怎么说,男的发展成君子之交,女的交配成红颜知己。

2012年8月8日

睡眠七个钟,醒来全身筋骨尽是疲软,身旁窗子偏东,太阳升起不太久,天已亮白完全,明亮透过随风摆动的窗帘若无若有,斑斑驳驳洒身上,些许耀眼。风慵懒地透过两扇小窗口,带着昨夜清凉。伸出软绵无力的手,去拉上这明净,转个身睁开了眼,杂物堆一地和白色地板的污渍,每每都能惊奇于它们转移,扩散的生命力。腰间压着的软硬,一本书和多经碾压延展的待洗衣物,散发着主人热爱的自我。脚上短袜还附体,提供着眼不见为净的掩盖,脚尖拌着一编织枕头,想是另一个已掉下了床。

弯下腰去,残弱病人般够得窗台的香烟,啪嗒,仰身,视线里的天花板和烟气。头脑有些发懵,我想这窗帘是该要替换掉的,应该换成色彩单调的呢绒黑布,还是最繁复的紫红呢,比较能盖住这景,盖住这夏日吞噬,嗯,换了应该是会安慰人的

2012年8月4日

《迷情公寓》。

2012年8月3日

今晚看了一部很现代的,名字叫搜索,不管别人怎么评价,我是很喜欢。剧情乱而紧凑,象征当代的网络社会。有重点有非重点,如这个社会的各类人物。看起来也轻松也够意味,有美丽的镜头加凌乱交杂的剧情里人物种种。一时间,我也说不清了。

2012年8月2日

上网请教问题给高手教训了一下,顿时五体投地膜拜。
做普通人的成本是很低的,做不普通的人却又极其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