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25日

昨夜意兴阑珊之时,上床躺息。台风边际福利带来气息凉爽,微风徐来,身边窗帘摆展,拂面拂发。此情此景加深人的懒惰,转个身趴睡,伸展开常年累月虾米弯腰佝偻身躯,筋骨皆软,快感充斥全身,有如周公之礼。乳酸充斥大脑,不省人事间朦胧忆起高中舍友赖床画面,早上七点便醒来,大小便是不愿下床解决的,全部涌向大脑用意念化解。棉被在大腿间缠绕盘旋,呻吟一把再来回翻身数圈。伸手抬腿伸展,棉花里闷着的脚气向下游的我清新扑来,重复无数次后已是十二点,才揉揉眼睛下来刷牙出去吃饭,不知其膀胱是否已然破裂令其毫无知觉。

心中飘过二货两字,得意非常。

入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