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悔了

各大微博3月16日,也就是明天,將實行實名制。雖然在中國,你所到的每一個角落都裝滿了竊聽器,他們維穩的大屁股死死地坐在每個人身上形成新的大山,我們的言論自由受到非常細緻的圈限,說不定在你的陰道,我的腋下都能找到他們植入的定位裝置並且你我都習慣於之。但我還是對這一件事無法釋懷。

我說過,網絡實行實名制時,我會是第一個跳出來反對的。現在,我的帳戶還是那裡,內容還是那麼的和諧,我並沒有做出跳出來反對的姿態。原因之一是我有挺多信息留在那裡來不及備份,之二是我在那裡結識了挺多好友,捨不得。

過些時日處理好這些牽掛後,我依然沒有決定這些我自己創作的東西存留的能力,新浪微博與騰訊微博的用戶都是非常諷刺地不允許用戶註銷自己的帳戶,即使用戶擁有裡面每個字每張圖的創作權所有權。所以,我必須要把不和諧的東西儘量搬上去,比如西藏那點事,89年的天安門那點事,去年烏坎那點事,以及今年的王立軍。在這一件事情,我是吃過教訓的,騰訊微博現在就不讓我發任何微博,刪除任何已發微博,只能瀏覽自己去年無心之間被發出去的不和諧。因此,我必須在新浪的審查人員發現我的不和諧之前發表大量不和諧,以至於他們不能簡單地以封凍帳戶的方式來消除本人手下的這些不和諧在網絡上的影響。

我後悔玩這東西了,我今夜夢回清朝,做個因言獲罪被殺頭的噩夢,再狠狠地手淫一下,射在國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