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25日

又去了趟广外。同学邀约,说要请个妹子吃饭,那个妹子要我也一块去。说来我是不该去的,这明显的我会是电灯泡,不合适。但一想到好久没白吃白喝蹭别人一顿了,如今有人请客则是相当美妙,便屁颠屁颠去了。我作为长期的宅,往往最惊奇的事情是别人知道的信息量,比如我刚到同学宿舍,他舍友就能猜出我要去哪里而跟我扯淡了。这真是没有料到的,看似毫不相干的人就是很知道你平常在做什么。比如这妹子虽然是我老乡,但之前压根不认识她,她倒是能说出我们家在哪条街了,令我觉得相当佩服,好似我爸妈姓甚名谁只要他们加以调查也是可以很清楚的。

后来我明白这是一趟失策的行动,首先我已经吃了饭了,其次是这妹子居然单刀赴约,没带女伴。这怎么行,两男的给一女的领着走来走去有什么意思嘛,我可是发自内心向往广外女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