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椒这东西跟烟草一样是明末才从美洲传入中国的,汉人在明朝之前就没接触过这玩意,顶多从胡人那里传来些胡椒调调菜味,南方的福建广东人似乎都不大喜欢。但我却很喜欢,巴不得食堂出道菜叫红辣椒与青辣椒,翻着张爱玲的红玫瑰与白玫瑰,看一行吃一口,哼着小曲抱着小妞,天上人间。可每次去食堂都吃的很清淡,不,是惨淡。因没多少人吃,销路不好食堂不做口味重的辣菜。有辣菜也主要是外省同学打的,估计生活在重庆还是四川那边的人体都带寒气,缺阳补,而大都嗜辣成性。辣妹子我倒是挺喜欢的,重庆那边的,可怎么感觉怎么怪,没准做做炮友还成,做男女你就受罪了。我倒是见过几个广东人喜欢吃辣,但广东这里中医理论什么上火似乎特流行,整天都要喝凉茶。女的怕长痘,男的怕生疮,都说不敢吃,这一点我是不大信的,丫丫一个个吃麦当劳的时候怎么那么欢快。还好本人体质向来阴虚,怎么吃辣,怎么吃炸,怎么熬夜加泡面也没长过什么痘,我倒是希望这把老脸能冒出一两颗青春痘再来青春一下,可惜岁月是把杀猪刀。

小学时候常写经典比喻——我的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那样不是滋味。随便问个人五味都是酸甜苦辣咸,实际上应该是酸甜苦咸鲜。辣不算个味,而是一种神经麻痹。网络上关注这个讨论不是有个段子吗?说舌头可以欺骗你的,肛门不会欺骗你……小时候又好又怕,泡了碗特辣牛肉面吃了,辣得哭了,大腿都有麻痹感。但辣椒这东西也没有因为我喜欢而只剩好处,促进新陈代谢会让身体没事消耗能量,这对于瘦的人来说不是好事,我老琢磨我怎么吃都不胖是什么原因,辣椒我也不是很常吃,想的想去,兴许爱抽两口烟的缘故吧。

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七号,钦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