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26日

舍友好色,自打听得陌陌与微信乃两大"约炮神器",凡上课睡觉至寂寞难耐时必摇手机药到病除,按原人原话为"祖训:何以解忧,唯有bitches"。经验互讨,学术研究,物色之女不下百人,惜热情回应者少之再少,又有假照片者恐龙驰骋。大海捞针般得一靓照与热情兼备回应,必如日常下片前真情流露之感慨:其真无码邪?其真不置码也?近二日得一同校鲜嫩大一师妹,鱼掌与熊兼得,一时间喜形于色眉飞凤舞,小心待之,狼尾紧藏。本企图以翩翩君子文语,博得一番好感,未料师妹倒是好生大胆,言语之前颇具挑逗,吓得二人小生心怕。

吾本躬耕于嬉戏,不求闻达于后辈,然事已至此,拯救三位红尘中轻舞飞扬之善男信女已义不容辞。小妹既已此般"纯情",想是如志摩兄属"追求真爱"。舍友好色,那我便好事,毕竟难以认同微信之流有正经妹子,而遇不正经妹子加以调戏之又是人生一大乐趣,哈哈之间须得参与,玩与不玩间一清二楚,否则怎得"尔等男人皆为混蛋"美赞。

好事者唯恐天下不乱,调情风雨,有爱先生还是略懂,略懂的,顺利约出跑步大学城内环一周。跑跑,本为习惯,一三五一圈,壮肾补腰。今顺路拐上一姜太公牌水鱼,何乐不为。至此跳过量踏出质之飞跃,约炮与约跑之间不外乎个部位不同,三人相拥而泣,涕泪俱下,叹三年浮生飘零,十年两性茫茫,终得倩影凌现,死亦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