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21日

对周末的理解等于:呆在宿舍连续上两天网。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在这种下脚地都找不着的学校,不是去教室跟几十个人挤,就是在宿舍里憋屈。

老破电脑一台,钛金狗眼从早上九点睁开到晚上九点不用眨半下,网络是个好东西啊,虽然上久了只剩寂寞,但寂寞之余也接触了不少现实生活中没什么可能的东西。比如,冷门书,小众图,老电影,还有美女。网络老淫民当久了,也有点生活劳动经验,一般讲来,头像与长相成反比,签名与智商成正比,空间内容整洁度直接反应行为举止习性,几乎二十四小时在线,斗地主跟偷菜玩得比抠脚大叔等级还高的就更恐怖了,内在不行外在不幸的同时还泥马的不化妆,一副通宵打麻将的紫青脸,需趁对方露出真面目之前火速关屏幕。倘若不幸看到则需洗眼睛尔后戒网三年接受每天观看三小时鬼片的心理强化治疗,方可治好颤抖战栗的小心灵。

救赎也不是没有,如果只愿意相信假象不要真相,漂亮妹子还是挺多的,比现实世界高出几个数量级,间接映射美图秀秀的市场份额。白骨精确实是诱惑人,网上的假美女看多了,关上电脑出街就彻底专心看路了,敢情我的小清新菜都只存在于网上,现实中只剩傻妞肥婆女博士。

发觉自己很晚发育,初中时女孩们发育得青春骚动时我还在玩泥巴呢,高中时舍友骚得见着女的就发春时我狗血的居然在迷电脑。到大学才突然发现我是男的,还是个闷骚类型,抓紧的老来疯一把,趁变大叔前赶个时髦。

心好累,感觉已经太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