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15日

大学生活散漫,性格随之呆楞少主观,做事为人瞻前顾后,中庸无力可称为犬儒化。

大学前左派激进,乃无知与无畏,悲观论世,幼稚滑稽。

大学后渐觉才疏学浅,于认知,心理,生死哲思类颇下时间,儒家经世之道未参,却得一番老庄空灵所想。

对琐碎世间事再无看法,愿潜心感知精神真理。对人却是越加严苛,虽外表相当宽容忍耐,但内心人之分类脾性愈加清明至察,无他,世间人烟鬼魄众多,来往去如应应君子之所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