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14日

外边的风云看得来是台风造访,炎炎几天翻转煎熬,总归等得期盼的清凉。闷热与凉气交替,一个夏季分两种情况,这是闽粤的夏,虽比冬存在得正式,倒也顺带扫去了不少热爱节气而情感太多的人心。

自小对身外周边是毫无观察力的,谈到夏天,脑海里只会有很热很热的那些天,阳光毒辣而气息湿闷。不曾有周游经历,未知他处的夏与闽粤差别如何,听人说,北方里的夏,不带太多的水汽,空气的成分更多是干爽,且光芒也不欺人太甚。

也不知怎么了,记忆力与感受力就是太差太差,忘了不少过往身边人的名,忘了更多的事。最近几年,勤奋于写日记,借助着忆起过往的冬,与去年前年的秋。

每年的秋天都会极其悲伤,大约在十月至十一月的时节,客观只故大约是秋悲情怀。心情随着落叶也萧条飘零,感叹时光,不健康却心怀些许期待,好有一方百岁年月的反省。

那些天空呼啸,路上只一人脱掉外套迎风奔跑的夜晚。远处的路灯,微弱的灯光照不到自己,累了躺在地上,好冷好温暖。从高中到大学,这样独自的时分,自娱的不现实,保持着挥之不去的死亡气息。

这几年,这些深冬的深夜,只属于我的干净,每一夜都已是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