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14日

浴室里有一面大镜子,镜面干净,反光清丽,角度距离合适,刚好能让镜前人看到膝盖以上自我。

每当习惯性脱得一丝不挂时,总被这里的印象吸引,那一句怎么说的:

  如何让你遇见我,在我最美丽的时候。

略有自恋的自诩。细想,是太陌生了罢。
假如观察人般开始,双皮眼,圆下巴,隐锁骨,白腹部,那堆丑陋的毛,以及肉肉的生殖器。
是该修身了,想着,眼白里的血红。
嘿,前几年追求的文青,极致奔放情感,是该洗洗便要入睡。
因为明天又是早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