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30日

等吃饭,刚好就写篇日记。

昨日回了趟学校,收拾收拾,该散都散,也没啥伤感的。

以前习惯只能跟很有共同语言的人相处,大学期间跟周围人保持了很远距离。如今年龄大了也逐渐认识到人是怎样的脾性,即便关系一般也要能相处得很好,到底环境变了。

感情是什么,老东西,一大把年纪了,感什么情。

收拾了些书,非常重,背回来时肩膀都要勒变形,这些书肯定是不会再翻的,也就是放在那里批判性存在。但书名们代表的知识不想抛弃,一辈子也没什么爱好,就喜欢些理论。

那边的树长高了,我一眼便看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