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25日

小学最喜养金鱼,九几年时候一次过年,被大人带去置办年货时看路边卖的这些小精灵灵气得不行,自那受到刺激。零二零三年时,与小伙伴去网吧看八零后们玩CS,也留下很大感观印象。

刚上大学时十九岁,而今二十四,很多有趣重复过多早已无趣。

每一次的盼望是一份快乐,希望只因得不到而美好。得到或许只是交换,换去时间换去了炽诚,曾经的年少又哪儿懂得。

不笑不哭,不静不闹,重复,大概就是所谓成熟,生无新意死不甘心,似已提前感受到三十岁时心态。

只是翻遍回忆,才发觉陪伴着长大的猫咪们,它们最是留恋。从不曾勾起特别留意,不曾给你欣喜难过,只是一直的在那里。

也以为,放下了猩热的喜爱方不至于失落倦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