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

秋风,清冷的哀。

前阵子的清晨有秋特有的萧疏,日光明媚无力终于转到早安窗布。

九月来临,九月来去,又一年,是无知无味,回想不起来是从那一天开始,心已变得僵硬。大概是陈绮贞那句词,早晨起来就要去上班。当时一起秋风凄凉,一看秋风拂水落秋叶流眼泪的敏感,记忆中并不那么好却又想重过的一段时光。自己有许多的记忆画面,停留在了那些年的秋季,苟且至偶尔厌恶异常时可聊以慰藉。大家年少时都犯了以为得到了什么后才能有快乐的傻。

很难再感动于曾经的感动,是一个善感者年龄渐大时的代价。十月回了一趟家乡,陌生的家乡和熟悉的一切。

昨天今天秋雨,是泥泞与冷漠。而今日晚霞壮丽,多几分记忆与画面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