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

八月的炎热比往年凶猛,在最炎热夜晚与白天的汗水淋漓间,搬出居住多年的大学城。

那片地方的干净宽阔我仍是喜欢的,只是是太过简单的一片天地。自己也变得想融入社会,培养一个年过二五之人该有的精神。

新的寓所在上班地点附近,很贵,很奢侈。读过些书心中知些道理,当不知觉中奢侈品成为必需品时,不知觉中人也会活得很累。

只是一直以来的心,一直和不理想的世界撕磨着,总需要一份甜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