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借口

我在眾目睽睽之下把那個球投來投去,只可惜它怎麼也投不中。

作為一名運動白痴,我的羽毛球打不好,乒乓球打不好,籃球就更別說了……全班都考試完了,我想可以再補考一次,便又嘗試了,只可惜隨着我的手的上下,那不輕 不重的籃球也那麼直上直下,沒有表現出即將進入籃筐的二次元曲線。作罷,同學們都走了,天也暗了,我沒必要像勵志電影那樣還來一下「黃昏中的努力身影」。我抱起球往回走,去告訴老師說我不會,別考了。看見那遠處站着一個人指着我正笑得很忘懷,我大老遠的只是很慚愧地露出笑容,想說「見笑了」。去年的6月10日,我寫了一篇日記說我二十歲生日了,是一個人生階段,過了這個階段,我就不再害羞於眾目之下出醜,也不在乎誰會嘲笑我,不再讓別人的行為去左右我的 情緒與我的判斷,或者簡單地說是我的臉皮厚了吧,經得起各種衝擊了。雖然:體育選修課考試上,我已經連續考了兩次,沒有投進去一個球,全班除了我所有人都一次性考試通過,最差的都投進去4球。

我理想中的認為體育是不應該考試的,只要保證同學們不逃課就可以了。人有高有矮,手腿有長有短,天生體質不一樣。要用一個統一的標準來評價人的身體素質,是 不合理的,就像用一個模範臉去評定每一個人的美醜。父母給的東西實在不是我們能決定的,想換個身份證姓名還很麻煩呢,當然了,天朝底下什麼東西不能改變 呢:你跑得慢就要「努力練習」跑得快,你彈跳力不好就要通過「努力訓練」增強,中國大陸的無數奧運冠軍不就是這樣出來的嗎,「訓練」與「改造」失去區別。

這只是我的理想認為,也可能只是我在找借口:「在同一個遊戲規則下失敗的人總是比成功的人牢騷更多,這一點是肯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