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考試

老師說:「停停停,你這樣投到晚上都不行」。

我還是一個也沒投進去。

此時他的老球友們正在等着,他也沒什麼必要跟我較真,結果很簡單,他放水,給我個及格分數。老師的生活貌似幸福得很,每次都利用一下職權,給他和他的老球友們占個籃球場地,上課時講個十幾分鐘就把我們像放羊般放出去,自己和朋友在一旁打全場了。很明顯我那麼個投球法會破壞他的這個好習慣,當然了,最省了事的人是我。

顧影自憐,只是感慨為何如此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