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白卷·赤壁賦

從小到大沒有交過白卷,上學期高等數學考試交了白卷,今天下午的什麼函數積分——我也不大清楚課程名,第二次交了白卷。

一如之前的預測,數學是門大兇器,能夠讓我的心靈體驗被刀割被油炸然後一腳踩碎的痛苦。坐在教室里看着試卷,一道題都不會做的失落還是能夠承受的,就算無法承受,忍忍也就過去了——難不成還要鬧到去跳樓不成?
既然破了處女之身,成了老娼,心也就早磨出厚繭了。

又在草稿紙上練起了「赤壁賦」,書寫時的愉快,心裡感受到的寧靜……其實我是知道的,第二天我再看寫出來的字就不會有這些感覺了。緣故,是一直以來對自己字的不滿意,是當時心態的不再。

只有在草稿紙上,我才能夠如縱情地揮灑,寫出自己想看的,行書抑或草書。總之不會是讀書那麼多年在作業本上,在試卷上寫的收手蹩腳的,被斬斷了頭的字。他們總是把一片空白仔仔細細規劃好橫豎,把我和我的同齡人本應靈動的字關起來——否則你就別想得高分,就別想上大學。用未來,用前途來恐嚇年輕人,讓每一個人都規規矩矩,乃至謹小慎微,這種行為最卑鄙了。偏偏我是連恐怖片都不敢看的人,心理承受能力完全沒有,被這麼反覆恐嚇,早已全然崩潰了。

在此時此刻的生活,真的感覺到很無助與存在感的缺失。在這個擁擠的國家里,誰都是那麼地可以缺少,可以隨便被取代,隨便被淘汰。似乎永遠都找不到安全感,在這都市里,每個人像沙子般隨着時代浪潮翻滾起伏,找不到可以停駐的淺灘。

最近看起了幾本心理學方面的書,講的是怎麼去接受自己,像中年人那樣去接受。

平日里的如影相隨的痛苦煩恨……很多都是我跟自己過不去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