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考試·物理實驗

我是那種懶到吃飯都不願意嚼的人,而本專業這學期的課程和考試卻比宿舍里看過的毛片還多,真是後悔莫及千古恨,民不聊生,生靈塗炭,談虎色變,變態百出。要不是學校里沒有文科專業,要不依照我性格早就報個考古學好了,摸摸死人骨頭也比整天抓自己頭髮作糾結狀強啊。

早上犯了個不大不小的錯誤,生物鐘亂掉,本打算睡到九點半起床十點半去考試的,結果最高指令沒有傳達到下丘腦,八點半就醒來了,還很開心地以為是睡到了九點半,知道真相後精神差點分裂,還好上網看看陸豐那些不和諧的事情需要注意力,大腦里的本我與真我回歸統一,沒有成功變態。

物理實驗不好做,操作不難,難的是處理數據。而眾所周知我這種懶得連廁所都不想上,想設計一款帶馬桶的椅子的人做報告時肯定是抄數據了事的,所以遭報應了,今天很快就把儀器調試好了,也測了數據,結果老師驗收的時候說錯了。不可能啊,我檢查再檢查後又請老師過來,好吧,我輸了——原來她剛才看錯了。有操作分也有筆試分,筆試考倒我了,很識趣的放棄。發覺人品是個很重要的東西,旁邊的哥們完全照着我的做法做卻沒結果,悲劇到想觸電而死,原來儀器有問題。

好吧,就這樣另外弱弱地表示一下我是個「幸災樂禍」的人!嘿嘿,哎呀瑪雅,沒羞沒臊,忘記匿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