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來越犬儒了,不論怎麼解釋。

很被動,不知道為誰而活。

早就放棄了一切一切的理想抱負,我放棄。

只想做個最普通的普通人,沒想到還是這樣被逼得喘不過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