悶騷的

昨晚興致來臨,在牀上裹着被子憋起了悶騷詞句,舍友閒着沒事在玩什麼騰訊微信,搜索大學城裏的美女,估計這小子憋着壞想在這「緣分之城」來點豔遇,一下子就給他搜索到了我一個同鄉師姐,大我一歲屬馬,問我用不用幫忙問她Q號,我也是閒着沒事做,準備下牀看看網頁,趕緊說:「要要要,沒要到我跟你急」。

昨晚做了個好夢,現在忘了什麼內容了,總之很意淫,爽得我冬眠不覺曉,奈何英語考試,文藝女青年的那個中年英語老師還在那兒看誰遲到呢。有一個女的坐在遠處看了我一眼,我看看她,她含羞帶澀轉過頭去了,迷得我莫名其妙,我很有自知之明,絕對不會把這個往豔遇方面想,中午考完試回到宿舍終於知道原因了——我拉鍊沒拉。我討厭牛仔褲的原因就在於此,經常忘關。

車位訂了,估計是過兩天回去,也不知道是具體是什麼時間登車。其實是同學幫忙訂的,當甩手掌櫃什麼的最快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