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粑粑給個理想你

給電腦重裝了系統,嶄新的感覺不錯,這件事我雖然一直想做卻一直沒做,拖了很久。裝系統本身不是什麼難事,令人煩惱的是要把軟件一個個調試到自己的喜好,這很耗時間。就像中國的釘子戶那般安土重遷,越來越意識到不能傻乎乎地聽着別人說創新,闖蕩這些名詞就熱血澎湃,不要更換環境,不要輕易改變自己,因爲有時候成本可不低。我老了,怕麻煩,如我的父輩爺爺輩說的:「這事就留給年輕人做吧」,於是語重心長地說:「對不起,兒子,老爸年輕時沒混好,出人頭地光宗耀祖的任務交給你了」,我拍拍他們肩膀,說:「這是我一生的理想,來,現在我把他交給你,你要努力」

沒想到這忤逆兒子這麼不聽話,居然說:「我呸,你的對不起太便宜了,一毛錢一百句」。

少把希望與理想放在他們身上,
倚老賣老地開始對下一代的期待,理想都很不值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