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

我是该感到郁闷呢,还是无语呢……要不是今天我没什么好玩的心情,倒是可以考虑怎么陪她玩下去,但转念想想了这可能,又心生了一丝歉意。

我伸伸懒腰,甩甩刚因为长时间游戏而僵硬的左手从桌上摸到一直在振动的手机。心猜想谁会在晚上这个九点钟给我打电话,手机的通话功能对我来说是陌生的,琢磨了很久才发现要怎么操作才能接听。是女声,声音不甜偏熟,一口不怎么好听的粤语,问我是否在宿舍,我不解之中答曰在,她接着说让我打开电脑上网,登录她的微博,在收藏那里找什么东西,还说:我的密码你应该知道的吧……我极度疑惑之中,脑袋只剩一个想法:何方神圣。在记忆库里搜索这位不明人士的身份的操作显然占去了我大脑全部的CPU资源,因为与此同时我好像没听进她的声音一样不知道她接下去讲什么内容了。

要照我平时的情趣,我肯定会说:密码,我不知道啊,我连你账户都不知道。接下来顺理成章把一切信息套到。可惜,我刚才不正常了。因为接下来我讲了很不友好的一句话:你是哪位。这句话可能有两种生效,但都会导致一个结果,她挂我电话。要是她是打错电话的,她会发现然后挂我电话。要是她是认识我的,被我这么一问,肯定不知道怎么接下去而挂我电话。想到第一种可能,我想玩她,却自己玩完了。想到第二种可能,她想玩我,我也把戏演砸了,对不住人家了。

脑残脑残脑残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