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假結束

請用四川話念一下:「明天就要回校,明天就要回校了」。雖說在家裏什麽都做不成,沒有生活規律,並不符合我的理想中的生活意願,但在學校又何嘗不是,何況我還是個挺安土重遷的懶人,的確是不想這麽麻煩的去搭回程車。

這個寒假一如往年的渾渾噩噩,絲毫沒有過出生活的創意,但生活本身似乎就應該是這樣,電影劇本是可以亂寫的,因為裏面的人物可以不用吃飯,不用上廁所,不用工作。人內心本身的那點情感衝動放到現實裏被這些東西一稀釋,就什麽都不是了。諷刺性的是我總是把小說放入生活之中偶爾無法自拔,也一直以來過得很糟糕。看來人長大了有天真的那面自我也是會親手放棄的,除非不過了。

寒假裏早已聞不到了年假中年的味道,很難去挽回的這種民族風化衰退,看來這個時代的人都只能為之嘆息作袖手旁觀狀。

看了幾本小說,有內容與作者都相當淫亂的網絡小說,有異常出色的民國文本。前者我能看上好幾晝夜然後全部忘光,後者往往兩三個鐘便可看完一部作品,卻印象中永也忘不掉。當然,兩者本來就不應該放一起比較,我太自言自語罷了。聽說中國人平均每年讀書書2.3本(我一直懷疑有這麽高嗎,不知包括教科書不),我總算是用這年末與年初的十幾天完成並超出了去年與今年兩年的指標。接下來又可以帶著文青的帽子在網上耍上一年的流氓了。

總之假期就這樣成為歷史了,我的日記也忘了怎麽去寫了。面包會有的,女人會有的,什麽都會有的,年輕人要沈得住氣,不要二十歲出頭就去考慮四十歲時買車買房的事,雖說急躁的一代人是因為社會的轉型恐嚇出來的,我大可不必去聽從那幫不明真相群眾的集體「大道理」而心生膽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