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

亲,长此以往,你我都将会是形同陌路。我已经一个月没有听到你的声音了,初始你是在青梅竹马的年龄,我与邻居家的她手牵着手跳橡皮筋玩过家家的童年,一起长大于西东两厢。别人都说,岁月无声,流光无影,我不认。我,我所偏执而信仰的是余音绕梁,声乐亦然。你的红唇,你的酒窝。我爱邓丽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