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珍珠耳环的少女

现代美术的发展趋势是越看越不懂的视觉艺术,其画面色彩内涵大概可能是丰富的,但往复中更多的是一种视觉热烈,欣赏其朦胧美感反倒是更好的感受方式,看不懂作者的表达目标亦非大碍。但于更多普通观者,尤是国内,受美术素养渗透较为滞后,经历赤共文革之类反智思潮洗浸,需要的更多是具有启蒙作用,雅俗共赏的经典类美术画作,以增进国人美学涵养,人文修砌。课程虽名世界美术名作鉴赏,然欣赏方面尽是略略带过,数量不缺而质量不深。个人之思想乃是能有人稍为引领,重解理而非重介绍的方式来细入感深。如此,见课程之实质内容更多为西洋美术之历史演化发展,未免失望过多,虽是有言在先为介历史脉络陈列名作而系列化认识鉴析。然此并非学生之所愿所得。

国人如我艺术灵魂修缮较为懒惰的,大概是不愿意投眼于现代美术缤纷斑斓色彩,现代美术发展越渐抽象难悟,深奥秘密往往难以言表,视觉冲击更多带来心理内隐约,而非可言可传形象,尽是如此,不免心生抵触,罢看此类前卫反叛性质画作。偏是独爱经典可亲可感人文风情浓重文艺复兴美术作品,其中让我眼前一亮而记忆萌新不忘的是维米尔所作,《戴珍珠耳环的少女》。

第一见此画,第一念想不是这少女之曼妙面容亦或他者,而是这显得过长的名字。心中揣测大概是近代根据英文名称直译过来,至不符中文习物易名之习惯。英文为Girl with a Pearl Earring,心想倘为简洁文译,垂珥少女好得多。但对此印象深刻的原因,则是作者流动画笔,妙笔构图,简单色彩与我清馨印象。珍珠少女成画于航海黄金时代之荷兰,欧洲大陆乃至世界之中心,经济发达带来文化强健,出色人杰应运涌现的土地。维米尔出身于小城市德尔夫特平凡家庭,盖因此,其画风颇有亲民色彩,以普通民众之普通生活风俗为材,画风舒适,画面明亮清新,色彩温馨宁静。如此看,画面颇为可感可亲切的《倒牛奶的女仆》则是一代表之作。然《倒牛奶的女仆》是经典西方之生活早晨,非世界他国他文化能轻易共享共像。因是,相比下,珍珠少女之美感则显超脱,颇具有东西方审美标准共鸣点,跨越文化地域文明之欣赏偏好隔阂,此是相较其它画作倾我更多青睐之缘故。

画中少女中西美丽融汇姣好面容,光滑白皙,肤色温润泛光,一展少女清涩外貌与妙龄年华萌染生气的生命活力。眉毛是剃去了的,是当时女性妆容打扮习惯风尚,然而更为突显位置之下少女水灵眼眸,纯澈之间目光闪烁,相对无言而欲万语,过久凝望会让观者有沉迷不知所已感慨。唇是没有加胭脂红颜的,料想是少女自身之天生丽质,不需打扮不需自作,红唇自为一道红艳欲滴,其女性年少美好在此难收,娇羞之间笑容似是而非,一如其难解谧静眼神有千语却未发一言。遍观之后,少女之微笑笑容与人感受更比蒙娜丽莎之微笑惟妙惟肖。珍珠耳环画中正垂,若隐若显,贞洁晶莹,灵巧相应少女微微侧身,头部左倾回望的角度,仿佛间耳环似有灵动质感。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殷切之情流露画外,似有千思万绪表汝予卿。这似是暗示此衣着简单少女的未展现身份,与彼时的一段世间迷恋。然画者如斯,观者如斯,一切已是文梦。水蓝色头巾,暗金黄色外衣,与背景一片的,将少女头巾下乌丝流露一并包裹的黑。色彩简单铺染,空白大量,作家的不计成本的画面浪费而居中主题,竟是纯粹至极。

这该是一个有故事的女子,又是一个恬静如水仙花的女子,在寂静中无声散发气息。让人不禁感叹,她该是在怎样的心情里,回眸这般怅然若失。而画家又该是怎样的一种心情,
划写这一笔一落之间每每颜料。难揣测,难猜度,只愿闭目,脑海之中去朦胧想像那般情景。一杯加浓咖啡,一盏青茶之间的美感融合,跨越东西的可鉴赏,久观读下,点滴浓烈沁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