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10日

经过上察天文下观地理的揣摩,我要宣布广州这边的夏天应该算是热带雨林气候。早上的阳光毒辣能把人从床上活活照醒,可见其猛烈。而中午的闷热,骚热,滚热……会让人有想把自己埋到土里的变态邪念。过了中午闷得差点让人窒息死亡的空气,辐射自地表向上辐射,照在脖子上,汗水混着尘,泥泞滑落,跑进男生T恤衫里,胸口湿透一片。滑进女生内衣,两点通透,深色内衣者该是会让男人更热的。

下午刚要出去上选修课时天气大变,风云翻腾,昏天暗地,我桌上的几张"墨宝"倒是让给刮了跑了的,难道眼前的大风,大雨就能阻挡我上课的心了吗?我看看崭新的课本封面,心里暗下决心,嗯!要有信心,怎么能被小小的困难打败呢,向童第周学习,迈出了坚定二笔的步伐走出宿舍。

我从来没有上过这么少人的课,在中国这个这么拥挤的国家里。加上老师,能坐一百多号人的课室里却只有十二人。还刚好实现男女平衡,这在我们学校相当可歌颂。课程名称是西方女性作家作品选读,都是些国外名著。实在不明为何就很少人选,可能是因为西方两字加上女性两字,而理工学校里口味小清新的不多,大多是喜欢黄得硬邦邦的中国当代文学吧。人一少,课程就冷门了,冷门就小众了,小众就有优越感了,文艺青年了都,所以这课上的我心里甭提多舒坦,回来的路上,车篮里的卫生纸巾迎风飘扬,路边的花儿对我点头,小草笑弯了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