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图无真相

晚上是高数重修,果然不出我意料,我的数学水平依然是看破红尘了的,大部分的题目都不会做,只还有几道有思考可能性,我便没有提前交卷,要按我以前的性情,我是会交白卷的,不是全部都做就是全部不做,那岁月是把杀猪刀,我已经被捅得千疮百孔不是以前的自己,便没必要再做这么年轻人的表现了。

果然是第一排座位,我去考试前就想该不会还是第一排吧,去年坐第一排就被老师拿着空白试卷问我在干什么搞得很尴尬,冥冥之中我这次也逃不开这位置。考试快结束的时候回过头一望,哎呀,怎么只剩几个人,其他人都提前交卷走了?没多大注意试卷外的事情,的确可能是提前交卷都走了。

我便把卷子拿起来把,沉甸甸的还挺水,挺厚实的纸,给我做数学卷子可惜了。趁着讲台上有几个人围着老师正在讲话,赶紧从人缝中塞进去,收起手中的钢笔,马上走人。没想到没走两步就被听见后面老师叫名字了,吓我一跳,尴尬中转身,她倒问我学号是多少。我最奇怪的是,我自己的字已经潦草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有时候是自己都不认得了的,一个名字三个字一笔写成绝不断笔画,为何她还能看到卷子上我的字后叫我名字,神奇了。是我的钢笔字已经通天达地,还是她阅历太深,没见得这老师多大年纪啊,不解中。

看来数学界中的三届元老是当定了,说不定能当四届元老,看造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