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24日

要去上选修时,发现单车轮胎破了。平常有些事情很奇怪,晚上明明把车放在这个位置,明天早上一下楼就找不到了,拐了一圈才在角落发现。飘来飘去倒还无所谓,更奇怪的是老能在车篮里捡到各种纸巾。见鬼的事情碰多了也不怪,因而我未甚感意外,便把车子推去修了。只是苦了我要走个半公里的路去教室,瘦了腿,壮了腰,还碰上一对大妈大爷问路。

抵达教室时还是那么几个人,几对情侣,几个女的,几个男的,座位上的表现绝对符合中国传统,男左女右,跟厕所一样。最喜欢女的了,其中一妹子我注意很久,像是性格狂野而长相良好类型的,但我贸然上去要QQ号会不会吃巴掌?这一点说不准,现在的女性男性化,男性女性化的倾向真严重,我得坐着等她来倒追才成。比起情侣们,我对男的倒是没什么太排斥,只要他们不要坐在我旁边,只要来上课之前洗了澡——夏天的味道,中学时七十几十号人挤在养猪场般的教室里我是领教了的。

最讨厌的就是情侣了,小动作不断,在你面前如同苍蝇一般吱吱嗡嗡。我觉得理工学校里就应该是清一色的男的,女的没事读什么理科嘛,又不爱好这东西,又不是女权主义者。中国并不需要那么多会解微分方程的家庭主妇。来到理工学校里恐龙都变天仙,然后就一个劲跟男人嘻哈,实在是男同胞们专心做事的一大干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