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19日

10年高考结束后,大概是七月,在家里看一部电影。非诚勿扰,Ⅱ。挺乱七八糟的剧情但里面有两个剧情我记得特清晰,一个是那首你见,或者不见我,我都在这里。另一个则是舒淇问"你说瞎话是不是有快感啊"时,葛大爷经典的坏笑。葛大爷演的是纯爷们,虽年龄偏大了些,但也不失为我等后生景仰的地位。经过一两年的观摩后,我今日发现这说瞎话的快感还的确是存在的。尤其不是处心积虑时,说瞎话的快感不亚于玩游戏坑害别人的乐趣,坑害别人的乐趣在于这些是你在现实中办不到的,称为自由。说瞎话的快感是来自实际中讲不出的压抑,称为扯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