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11日

经常被一些人惹得心里发火,不是素质太低的人惹毛了我,便是觉悟太低平日里脑袋空无一物得我想踹死这帮东西,总之是很不痛快。可又不能当面骂他娘亲,背后骂则既没意思又不符合我性格。平日里斯文惯了还真放不开架子去操他几天娘,南方斯文人不能整天操着口东北腔跟人招呼,这不符合自身优势。只好骂句什么鸡巴玩意儿,然后自己揣包烟上天台烦闷的抽去。很早之前便知道不同,不相为谋的必要,平日里我也很懒得去鸟别人的事,宁愿变成不合群的另类,那句话叫做,宁愿孤独,不要庸俗。既然价值观不同了,那便应该严于律己,宽于待人,在待人接物方面我自认为始终是厚道得问心无愧。有句话叫好朋友都是由陌生人变来的,但我可能始终无法成为许多人的好朋友,却能一直做位友好的陌生人陪伴在每个人身边。

烂泥扶不上墙的低觉悟经常戳中我的底线,一个清高到天下舍我其谁的人眼里揉不得半点沙子。怎么到哪里碰到的都是对不上眼的。怪不得都说天底下最难求的是知己,俞伯牙和钟子期的故事在史书上都不多见。有鉴于此,对宽于待己,严于律人,拿着客气当福气的这类人我是绝交得相当狠的,你不厚道,我自然不必以礼相待,天底下人那么多,少这么一个友还的确是不如多一个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