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景应时

此刻,高考该是结束了的。直到两分钟前我都对两天的高考日毫无挂念,直到突然在网上看到高考结束的字眼想起我当年的事而有些感念。这是被神圣化了太多的中国式节日,高三生们大概都被骗得一心以为爬过眼前大山,是一望无际的平原。实际上是,人生的路还一大截,眼前一大片山头跟沼泽地,还有各种诱惑混在一起的黑森林,回过头去一看,知道这一坑爹的事实——会忍不住骂一句,我操,高考算个毛线,亏你当年那么傻逼把这东西当回事,真是浪费青春,浪费青春懂吗?老子再也回不去十七八岁的活力了,再也不能听着周杰伦的歌莺莺燕燕了,再也没心情在静得人心寒的周末,一个人在宿舍看读者了。

自打高考后第二天上午把自己的东西整理打包好,课本卖给收废纸的之后,我偶尔也要思考高中三年收获过什么。书没念好,玩没玩好,字没写好,小说没看几本,读过的杂志早已忘记。记忆也开始模糊,声音早已忘却,能触摸的只是写了半本的日记本。翻了一番,里面的内容主要是这样的:上课发呆,心情抑郁。考试将近,心情沮丧。和下课后的活动——到附近书店翻杂志,计算机应用文摘,电脑爱好者。

也就是一零年这一天这个时候吧,吃完散伙饭,我到网吧里写了一篇文章,陈述当时考完试的感想,发在新浪博客,现在是找不着的了。然后是什么呢?印象中很模糊,在网络里像只刚从蛹化来的无头苍蝇乱逛,好似还浏览了一个情色网站,然后是记不得了,然后是打CS?然后天就亮了,再然后就是在学校门口买个包子,往学校大门走去,看到一大堆高二的师弟师妹聚在门口好像要在我们校参加什么考试,门卫拦住我,说先别进去,时间没到。我淡淡的说:我是高三的。他便不拦了,说什么我忘了,好像是中午十二点之前叫车进校载东西走要通过学校侧门。我在一大批师弟师妹的注视下进去了,估计他们是不明白我是高三的而觉得有特权真了不起,或者他们知道我是高三的而投来晚辈对长辈的敬仰目光……总之,我突然之间很爽。

傻逼与苦逼兼备的青春。那句话是这样说的:十七岁的你一无所有,然而全世界都羡慕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