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24日

前两天的气温高得让人想直接贴地上死了算了,虽然没有白发苍苍,但在这片南中国沿海住久了我还是能知道这意味着雄鸡的大姨夫——台风要来了。事实上我并不太关心这名字挺洋气的空气团子打着圈呼啸而来刮倒几棵树,压扁几辆买了保险的车子而让准备换车的笑得牙龇龇。最近一直在从事被动式动态图像选择接受,从字符组合中寻找内含的各种神经学内容,以达到作者与观众的心理学共同认识从而增进对人类情感与知识的理解的活动,看电影。

记得三年前我是能够记得我的电脑里每一个文件夹下都有哪些文件的,这种自我高估被我从高中开始携带直到今天早上我发现一部叫《西西里的美丽传说》的电影静静躺在我最后一个盘里。为了重新评估对自身的认识,我决定花点时间来弄清为何硬盘里有这东西。二战,意大利,白种女人,性欲,裸体。如果不考虑我这种淫荡之人才具有的无边界心理底线,这电影应该带有一个标签叫儿童不宜,大概这就是它会出现在我硬盘里的解释。看完之后有三个感慨:第一,白种人身材真好。第二,一位美丽坚强的女性。第三,多数人正确离多数人暴力很近。这是文艺片,没有什么万众期待的交配镜头,我很愿意推荐给偶尔纯,偶尔不纯的同学看的。撸管男们就别凑热闹了,你的手和日本艺术家在呼唤你。

白种人身材真好,我要成应该拖出去打靶的种族主义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