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17日

上周六赶去华南师范大学本校区参加开源软件聚会,开源软件就是Linux系统那样对抗微软对抗苹果的东西。聚会消息是从网上得知的,十有八九是阿宅,大部分是本科生研究生,几个工作的,还有俩大叔。谁都不认识谁,互相间用网名称呼,组织者们都未碰过面。

一个下午的时间,不谈技术纯无聊玩玩。两大新奇点:这种怪胎们才来的聚会天打雷劈竟然有不少女性,长得还有模有样,真是亮瞎了我这氪金四眼;有不少大神级的人物,长得跟精神病院出来的,使用计算机是完全不用鼠标的境界,甚至是可以不用屏幕,反正也只能看到黑底白字。

纪念品有限,便要采用抽奖的方式来,现场找人写个随即数程序来摇号,当时心中突然有种自己有份的感觉,结果前后中了三回,可惜只能领一次。这种事情很奇怪,就如同以前老师叫学号来回答问题,每次心里有极大不详感时肯定中招,还不如先下手为强马上站起来说不会,省的呃呃呃半天。

会后AA制去餐厅搓了一顿,名曰腐败。餐桌上总有那么几个能带话题,我是插不上话的那类,默默吃饭便是正经事,好吃,从糯米鸡到猪肘子。只是结账时从兜里掏出六十块时内心就狗血了。饭后他们还能玩,我则撑着肚子恕不奉陪了。一个人站在地铁里,想起那句话:苦逼减肥许多年,一顿回到解放前。

哈哈,有点失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