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秋风

农历是七月廿八,白露过后第六天,秋风来临,凉意丝丝。

这个季节于我的感受,用英语讲叫can't love this season anymore. 用中文讲,"感觉不能再爱了"与"无法爱更多"都不大妥当,只得一句恋缘至深作罢。广州的秋天不够娇痴,轻身轻举,夏风过后是冬风。但我期盼的秋啊,终于是来了,凉凉秋意弥足珍贵。

联想起辛弃疾那首词。站在阳台,也算是爱上层楼,天凉又是好个秋,一把鼻涕一把泪,欲说还休,欲说还休。

听说中国人是一个喜感民族,我却自我认为具有悲感性格,总之悲秋之情又华丽丽地如其而至,套用一句叫"悲秋情绪入双眉"。

这个让人又爱又叹的季节,唉,不说了,西施捧心,西施捧心,难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