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8日

开学前买了几本教材,顺便买了几本书来看,因为突然想起,我是要有几百年没买书看了。又买了支德国凌美钢笔,大二时买了支日本的百乐,对比后发觉,虽然两国是世界一二号工业强国,但老二跟老大差距还是很明显的。拿着手中这支现代货,特无聊地想起历史上德国人对哲学物理数学的贡献,感叹一把日耳曼的确是令人敬佩的民族。

开学一周发生不少新鲜事。课全上了,一节未逃;去了从未去过的左右邻校吃饭;上课没带手机没上网;原因大概是不是特意自欺欺人骗自己要努力念书,而是真心玩逃课玩电脑彻底玩到厌了。从小学积累到高三的懒惰终于压抑不住在大学里爆发了两年,到现在想是接近尾声了(可见我曾经何时是多么勤奋的孩几呀)。穷玩车,富玩表,二逼青年修电脑,之前我非常乐意当这二货,到处给人修电脑,没办法,当时很喜欢。现在是彻底没兴趣了,开电脑变得很有目的,不是听歌就是看电影。令人欣慰,经过两年手把手教学,舍友都不怎么会惊动我这把老骨头了,八戒悟空的电脑手机都会自己搞定,为师便要升天成仙,直奔文青的不归路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