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16日

两件事:

平日里表现都很冷漠很不关心,今天厚脸皮了一把,下午上完课心血来潮,踩着单车跑去做了件很"调情"的事,却由于没有骗人经验,实在"忍俊不禁",演砸了,搞得一晚上不安宁。

早上有课,下午有课,晚上还有课。被课上的不成人形了,精神状态也属于过劳型人格崩溃边缘,所以要跑步。我的看法是这叫以毒攻毒,别人却泼我冷水说你这是破罐子破摔,企图跑残疾了获得逃课的正当理由。跑步前换衣服,脱光了才发现昨天把两星期积累下来的衣服全泡桶里了,虽说跑到后程又热又累,基本都是舞男脱衣,戴着副眼睛却光个膀子挺着大白嫩胸满世界招摇,全然不知什么叫有辱斯文的低俗行为艺术。但,在跑步之前我是还没有丧失人文理性光辉的,所以,既然没衣服,就不跑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