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验与老师

大一到现在,做过的实验多到记不清,有的小清新有的特恶心。

大学物理实验,碰到的是位后更年期老师,岁数据推算不小于四十岁,因我看过其写的文革时才教的简化不像样,跟日文似的汉字。眼睛尖,声音更尖,说点不恭敬的话,我觉得她像一只母鸡(不属于侮辱,纯粹视觉感觉)。说话很不客气,男女通骂,操作慢一步也会被骂的狗血淋头,虽说我这人脸皮够厚,被骂一顿也嬉皮笑脸,但真心是怕吵,怕女人大声叫嚷,可能是我妈留给的心理阴影。第一次被骂是第一节课,纯属无辜,她应该是想来个下马威的,刚好站我身后,我这人细致,想撕张实验纸都得对齐了撕,接着被瞧见了,窦娥冤的历史就改写了。倒数第二次是因我懒得写而连续三份实验报告没交,当时全班都怕她,没几个敢这样现行的。最后一次则是操作考试了,还好心灵手巧,过了,领旨受恩告退。

高频电子实验,尽管我完全不懂原理,但操作起来就是那么喜欢,身心投入。三次实验不多却挺难,经常陷入胶着状态。老师是个北方大姐,看着该有五十了,说话洪亮豪爽,爱笑。实验做到一半经常推倒重来,舍友都当甩手掌柜在后头站着看,老师过来就一句:"纠结啊"。我有一"童年阴影",认真得心无旁骛就很容易无意识跪地上,下巴顶在桌缘,伸手捣鼓仪器。(初中前爱捣鼓,家里桌子又矮了点,蹲累了就跪,经常一跪从上午到傍晚。)北方大姐一看我这架势特乐,"嬉皮笑脸"就过来了。被老师叫起后过没多久,有时候一着急又跪下了,反反复复,最后一次连续跪了快半小时,实验快做完,她又过来笑我:你起来,受不起你那么大礼。登记分数,得了个优秀,虽然不懂原理,但实验结果很好。

做我们专业相关的实验,经常要用示波器看波形,今天我倒真是在实验室看到"波形"了(丝毫没有不尊敬的意思,纯属写日记,不是自得其意),老师坐着低着头跟人说事,领口宽了点,我又刚好过去签到。然后就看到在游泳馆里见怪不怪的半边胸加半边罩了。对于我这种"经常借着找文艺照的借口,事观秽照之实"的"网络老淫民",这几乎跟看天上浮云一般平凡无奇,但应了那句老话: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男人这种东西真是"淫贱不能移"。瞬间联想起高一时的生物老师,近距离在我眼前九十度大弯腰爬后排同学桌子上解答问题,毛衣下面一件薄衫您都不穿,领口大得我能把头伸进去,吓得当年真纯洁的我都傻了,大脑都停止保存画面了。这事从高一到大三没对任何人说过。唉,遗失的青春记忆又被翻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