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6日

对于身边同龄人十有八九都是"共青团团员"这一事实,我有时候不得不发出一番感叹。记得每次班里登记团员时,都会很尴尬地面对别人的目光,如同在说自己虽然是男的但没有小鸡鸡那般。还记得初中时老师在黑板上写着的入团名额,供远大于求——就剩下我在内的几个没觉悟的不入。后来别人说是老师逼的自己入的,我突然觉得当年那个班主任真理解我,想来是他们也讨厌这些。

从小到大这么"顽固分子",原因之一是我看到血红色的旗帜和镰刀锤子马克思毛泽东这类东西,会有发自内心的害怕,甚至小红花红领巾。小学二年级教室墙上的红花榜上我的都是蓝色,四五年级因为隔三差五的不戴红领巾,被老师叫到隔壁办公室竹鞭子打手背,真是很强烈的童年阴影。不知现在的小学教育是否还是这样变态,这种心理环境,虽然未知未觉,却是注入了血里的会伴随一生。

怪不得如今这么喜欢猫,因为这是很容易被实施暴力的动物,我发自内心的想呵护它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