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的简单爱

新年第一天就睡不着觉,还真是大凶之兆。得,也不费劲在床上滚床单了,起来翻翻2012一整年的日记。

发现内容还真是对上了良莠不齐这四个字,摘上几篇自我感觉良好的,看起来似乎挺有意思,过几年搞成一集子,取名《有爱集》出书算了,寡人好歹也算个红尘男女不是。

庆幸自己有写日记的习惯,要不然这压根就记不起这一整年是怎么活过来的。

2011年写日记太勤快了,经常一天两三篇,懒得整理了。


《贫嘴》(节选)2012.1.22

前几日初中同学搞同学会,要通知我,平日里我是不上Q,不开手机的"深闺"人士。偏偏那天我上Q了,那小妮子不在Q里说要开同学会,只让我打电话给她,这样我便不能以没收到消息为借口蒙混过关。傻乎乎一个电话过去,她把我架到架子上下不来了:不去就是不讲感情,不去你就不是东西。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也只能答应,赔了话费又折寿。愁得我一夜之间双鬓多了几丝银发,一副看破红尘的忧柔面容。

今天下午高中的几个同学又要聚会了,打电话邀请我,我几天前在Q上跟他们说过的:今年又要聚?太频繁了吧,十年之内不跟你们吃饭!一想到前面几十号人的聚会我都要参加了,这次几个好哥们吃顿饭而已,要么不去,要么去绝,不怕再卖身一次了,所谓"老娼不惧客,红颜珍羞藏,待到樱花落,眉黛倾城张。"没想到我刚答应这哥们说:"行行行,我去,反正要开同学会我也甭想过安宁日子。"那边就跟我说同学会取消了,能到的人太少了。生活多狗血,我连开房的钱都准备好了,准备跟几大美眉再续前缘发生点风流韵事的时候又跟我说取消了,我可是一不做二不休的人,他们得给我个解释,要不然到时候我跟着一帮臭老爷们喝酒,一点谈资都没有。


《罢了》2012.2.20

你看
在我的房間裏
陽光
是沒有的


《影》2012.2.21

實在對很多東西失去興趣,感覺像老了很多年的老年人,面對電腦冷冷的熒幕什麽都不想,視野與腦海一片銜接的空白。實在是撐不下去,一心憤恨郁悶下去買了點吃的吞下,爬上床睡覺作罷。時間尚早,但剛好正常,老齡人不都很早睡早起嗎。

淩晨三點醒來,右手放在耳邊,想是醒來之前做了個打電話的夢事。膀胱微漲,起身去了衛生間,回到床再也無法入睡。翻來覆去。舍友電腦未關閉,發出聲音嘈雜,已經處於待機狀態的人則鼻息相應,此伏彼起,自強不息。

手機熒屏光芒刺眼,索性起身,披上外套,想是外形猥瑣。QQ上線,有人發來問號若幹個,回:莫說相公癡,亦有癡若相公者於此浮生現世,流年蹉跎。


《昨日》2012.2.24

2012年2月23日,清晨。有沒有覆蓋了整個城市是不知曉的,這天台面前放眼望去的一片白茫可以稱爲天上人間,大學城裏的景緻已是若隱若現的藏入這片與大地親密接吻的多情雲朵。以一種世人肉眼凡胎的目光去描述,難免也要動情一番……天地共享的一瞬,煙雨瀰漫的幻影,於我於你,終歸是難尋的美。

多情的春暖花開,這傾城的霧。

《小善》2012.3.3

套用网络上的一个句式:在路上,遇到了面容羞涩女子向你递来传单,你就接下吧。虽然我对她们他们有着清醒的形象认识:垃圾信息传播者,与到处粘贴小广告之人无异。但是要想想他们的报酬是少的,站路上川流而过的人群之中心情是无奈的,辛苦是可看见的,你眼前的是一位真实的苦命的孩。人都有恻隐之心,不一定在递传单时给过你微笑,但也应该欣然收下,哪怕你转身就丢进垃圾桶。前两日与友人同行,他手插口袋傲气而过,我心感不安,派单者的委屈是可以换位体会到的,于心不忍,写此文。


《2012年4月5日夜雨》

課上機器故障,逼迫老師早早結束課程,自教室迷昏走出,已是夜最繁華時刻。微微憑欄杆之旁觀聽夜色,有絲絲沙沙隱約入耳,心中揣測該是細雨打芭蕉之聲樂。到樓下,取單車,路上行人不多,多數執傘慢行。我本該是性情中人,自然有傘而出門不帶,冒著不大不小雨水,路上燈光昏黃,積水淺薄不甚平靜,雨絲於其上擴展圈畫,與靜謐燈光倒影流轉,映照路肩行人肩。眉髮已被打濕,盡然慢行,二十歲的我與單車。路遇同爛漫性情數人,雨中奔跑談笑,大方真趣。眼鏡沾染雨花漸變朦朧白霧,前方一切光影已然模糊,似是淚眼時所視所觀。一番濫情之中抵至宿舍,不著急換衣幹髮,倒是倚欄靜觀一番雨景,遠近朦朧,夜氤氳。抬頭尋找,月已過屋角,不相見。

《女孩》2012.4.13

下午有夏日初象,有霞紅雲朵反映落日光輝,那般味道的南風鳴撫而至,穿過衣袖,穿過鼻息。這季節美好,妹子是更美好的,一班高中妹子經過我們男宿舍樓,想是懷春年紀心花待採,竟集體嬌羞大叫,師兄師兄,念起電話號碼之類的。老夫一臉滄桑正在陽臺穿衣服,被她們看得很不好意思,忙假裝師兄很忙沒注意到她們的銀鈴笑音,豆蔻年華可愛可憐,聽她們的聲音都有清新感受,比起她們的師姐們,我的同齡女孩們,純淨太多。

女人是越老大越讓人不憐愛的,都說二十歲是女子的黃金時代,我卻以爲十四十七年華。


《被欺负了》2012.4.18

早晨早起,难得时间趁早,忙洗漱后去食堂吃食早晨。早餐虽是难食无味,也是需要排队叫点的,先来后到之间先点先领取,妹子大概误会,殷切之间以为其所定早餐已可取,径直穿越我身边队伍数人,至我身边取走我苦苦等待之物,刷卡走人了。我一点都不介意,反倒是觉得一个马虎行事的妹子是可爱可亲的,纯切感知,望其背影内心愉悦。绅士如我,必然不会与女子失礼,只是只是,她永远不知道有个默默行了女士优先礼仪的男生对她一厢有礼了。我本不愿把这事讲述,料是有些女子会称我为烂好人,而称该女子为心思诡诈,我明白,女人于女人总是相逼的,但想想,何必呢。大概是浅识薄知女性兼备如此,而我并不欣赏,又何必在乎她她。


《四月廿七》2012.4.28

中午十分,雨水未至,乌色覆天,天地齐昏,黑白渗变,云滚雨落,风扇人面,水挂眼帘。此景此面,纵是南方风雨常见,亦为经典。

《2012年5月1日》

五一三天假期,不赖床不熬夜不出去玩是相当不尊重假期这两个字的,这是对工人权利的漠视。因而在最后一刻,我决定走出宿舍,扭着水蛇般的水桶腰出去逛逛,弥补我内心因为三天时间都在修炼眼镜度数而产生的罪恶与空虚。

大学城这个地方其实就是珠江口的一个小岛,铲土机铲铲山头就开始建学校了,因而这地方并不是什么人杰地灵的地方,没有半点自然景观可观瞧,完全是个人造的公园。但钱投进去了总会出来点东西的,我只喜欢大学城的两样东西,一样是大学城的落日,几乎每一天的晚霞余晖都跟油画似的,美得醉人,只要有心情去看看。一样是大学城的路,结合旁边的绿化,简直是资源浪费,可好东西似乎都是以浪费为特征的,修得尽善尽美却没什么车走,两旁的树历史不长,也就几年光景,却具杨家有女初长成的娇柔样,生机盎然,嫩绿得很。


妹子是没什么好看的,我喜欢的是穿长裙抱着书带着眼镜类型的。我将于千万人之中寻找我灵魂之唯一伴侣,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可惜尽碰到穿着超短裙或者超短裤,露着大象腿跟平行腰,拿着比手掌还大一号的手机就差放凤凰传奇的短发女女,理想便破灭了。

《2012年5月2日》

今日广州之天气炎热,是有融化人的趋向的。断是天火从天而落,未必会有如此要人命的收效。南风吹息未曾带来一丝凉快,反倒温存不少。早晨的光是明亮而毒辣的,照晒皮肤偶尔是有疼痛感的。中午之阳光则是实在之火热,除去给我油汗相交杂闷浴,亦是对人身心活性之大考验,在这不人道之天气里人性许是也会减少大半,能去课上的学生该是极大意志能力的。若意志如我者,大概是宁为地上匍匐摊躺之泥虫,亦不愿遭受此生命摧残的。

此时夜已过半寻,料定此晚上是夜长梦多,竹席是准备好了的,铺地,倒下,便是与楼板之亲密接触。这一身的慵懒华丽,瘫软在这人肉与冰凉接触之中,蚊虫更来共舞,梦里最佳有乌云作伴,窗帘扬扬,到底是欠缺了风铃。作罢,由他去吧。


《躲避》2012.5.7

以前傻了些,价值观扭曲,经常告诉自己,再多的肉都吸引不了你,你只喜欢知书达理的。结果现在,这句话从原本的心理暗示变成了完全现实。走在大街上不论什么漂亮美眉我都会习惯性看一眼,然后习惯性说句俗。我知道这对于人家是很不公平的,一切的问题都是我自己的问题。人的一辈子都会伴随着兽性与理性,我居然想用理性完全覆盖兽性,幼稚了些。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人一直在往犬儒发展。因此,当想看美女的这种兽性爆发的时候,趁着有心情我是该要多看几眼的,然后耍流氓——刚才有个人想非礼你,还好我靠强大的自制力制服了他,英雄救美你是不是应该以身相许啊?。


《2012年5月10日》

经过上察天文下观地理的揣摩,我要宣布广州这边的夏天应该算是热带雨林气候。早上的阳光毒辣能把人从床上活活照醒,可见其猛烈。而中午的闷热,骚热,滚热……会让人有想把自己埋到土里的变态邪念。过了中午闷得差点让人窒息死亡的空气,辐射自地表向上辐射,照在脖子上,汗水混着尘,泥泞滑落,跑进男生T恤衫里,胸口湿透一片。滑进女生内衣,两点通透,深色内衣者该是会让男人更热的。

下午刚要出去上选修课时天气大变,风云翻腾,昏天暗地,我桌上的几张"墨宝"倒是让给刮了跑了的,难道眼前的大风,大雨就能阻挡我上课的心了吗?我看看崭新的课本封面,心里暗下决心,嗯!要有信心,怎么能被小小的困难打败呢,向童第周学习,迈出了坚定二笔的步伐走出宿舍。

我从来没有上过这么少人的课,在中国这个这么拥挤的国家里。加上老师,能坐一百多号人的课室里却只有十二人。还刚好实现男女平衡,这在我们学校相当可歌颂。课程名称是西方女性作家作品选读,都是些国外名著。实在不明为何就很少人选,可能是因为西方两字加上女性两字,而理工学校里口味小清新的不多,大多是喜欢黄得硬邦邦的中国当代文学吧。人一少,课程就冷门了,冷门就小众了,小众就有优越感了,文艺青年了都,所以这课上的我心里甭提多舒坦,回来的路上,车篮里的卫生纸巾迎风飘扬,路边的花儿对我点头,小草笑弯了腰……


《未眠》2012.5.14

夜已是深夜,人依没得入睡,心里似乎是有些情绪因素的,确切总也把不住。夜深人未静,我似乎已经过了撒娇的年纪,再不能说我压力大,我想不开。

一切都应该是解开了的,人还是事。总还会觉得心里有困苦难以启齿,有不愉悦不能自察。这个房间狭小,窗离心绪太远,睁大了眼睛,也还是该死的一片漆黑。记得有曾有扇窗的年纪时,睡不着了便睁大了眼直看着月亮。月亮转过了屋檐不见,便看满天的星星与云朵。

此时此景,此情此思,我是该起身抽根烟去的,抽烟伤身,可不抽仿佛更伤得厉害,伤心。


《2012年5月24日》(节选)

抵达教室时还是那么几个人,几对情侣,几个女的,几个男的,座位上的表现绝对符合中国传统,男左女右,跟厕所一样。最喜欢女的了,其中一妹子我注意很久,像是性格狂野而长相良好类型的,但我贸然上去要QQ号会不会吃巴掌?这一点说不准,现在的女性男性化,男性女性化的倾向真严重,我得坐着等她来倒追才成。比起情侣们,我对男的倒是没什么太排斥,只要他们不要坐在我旁边,只要来上课之前洗了澡——夏天的味道,中学时七十几号人挤在养猪场般的教室里我是领教了的。


《下雨》2012.5.27·夜

下了点雨,路面水润,倒影路灯昏黄,交通灯白绿,车尾灯鲜红,天空灰白而路面乌黑。单车,在这样显得异常丰富的色彩里慢行,没有一丝毫的风,朦朦水雾似近又远,身处其中又觉其外,夏季的闷热中汗水合着点滴雨水粘贴脸面,颈项,胸口。头发些许油腻,顺搭在额头,交错眼眉。此景此境,意志间或也变得不清醒,眯上眼调了视野的焦距便是一片没有主角的背景,距离无限拉大。倒是有些像是蓝莓之夜里的霓虹灯街景,抑郁色彩凸显与混沌美学交接一起,是一厢情节,是不带解。


《迷上了》2012.6.19

我要说我被这选修课上的妹子迷上了,不知有多少人信。

我还要说,我不是被她的外貌吸引的,不知会不会有人说,你就装吧。

虽说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但并非每个男人,每时每刻都这样。

所以我要说,我被一种气息所吸引。

(原图不想贴上,让此文成为无真相史料)


《2012年6月19日》
热成狗了,谁能找来一池子液氮我能立马跳进去来个自由泳。热得微博上都有新发现了——"哪凉快哪待着去"真不是一句骂人的话,这绝对是最真挚的关怀,最深藏不露的爱!目前看上去这还不是广州凉茶最畅销的时候,毕竟还有风有蓝天,呆在宿舍里还能不开风扇——宁愿泪流满面,满脸潮红像发春似的都不开那种,那玩意太吵。最要哥命的是广州的闷骚天,抬头一大片乌云,就不下雨,就不刮风,就是阳光只进不出的给你蒸饺子:油光四射。早知道这样我就报学校旁边的广美算了,热得贴墙上的时候还能脱光衣服去裸奔,还不会被警察追,好歹也是情感冲动的艺术生专享的行为艺术嘛。

男人要绅士的穿着黑裤,把腿毛盖住是必须的,顶多热成狗了伸出舌头二呼呼地扇两下,小样模仿的有模有样。看着满街的大白胳膊腿,突然觉得当女人挺好,夏天一到就穿着条裤衩满街跑,清凉透底的同时还能热死你们这帮男的。大马路的各种车跟各种肉配合得还挺和谐,既然在北京车展上可以放干露露,那我是很同意在街头肉展里放车的。


《2012年6月22日》(节选)

不知道才什么时候开始,我走路便没有声音了,就算穿上拖鞋也尽量地不发声,总觉得类似这不扰人的品质,是应该具备些许的。天空下着很小的雨,而我从宿舍带来的伞是干燥的,倘若在打伞与淋雨两者选择,这种雨水情调恰好得总使我去选水花沾湿半缕发。走廊上些许单薄积水,是新鲜的,透亮如镜不带脚印,却不带镜子的作用,只是倒映着天空闭塞的灰蒙,我决心破坏这让人不愉悦的多清水,用那不发声的脚悄悄踩过,留下泥土与不干净的方式。场景多少有些安静得不太宁静,不自觉在怀疑今天是否周末,虽然没记错就是周五嘛,可这一间间的经过,是未曾见到人影的。自己的对话是会容易无知无觉的,发现已经到了这走廊尽头,熟悉号码的后门。门虚掩着,一如往常,伸手慢慢扶开,恰到好处时,这门是可以没有声音的,倘若是个冒失之人,必会发出叽喳多余声音,这一点,坐在课室之中是听惯了的。往常总是等门开完全了,我方移步入内,这次由于心中有些许预判,便会急着知道自己是对的,而先把头伸进去张望那料想位置,一手扶着门,一手拿着书,像极了偷窥者。



《2012年7月1日》

大学城是个给点阳光便灿烂的好景胚子,只要天气一变化加之有心观察,一下子便得好天好景好心情。记得来到这里两年了,心情因为天气而如此开朗还有一次,是去年秋末初冬节气,空气十八九度如山泉水透彻,天空湛蓝,下午四点钟阳光暖透一切,一下子把人从宿舍吸引出去,背上书包便出去写文了,到底没写成什么,手脚也走得生疼,可心是不累轻松的。

今日的天气是很好,南海的台风到此地筋疲力尽,折腾几天的降水,会只剩下蓝天白云,阳光明亮而余风阵阵。只要不住在太近海的地方,是大可将其算作夏天福利的。偶然来个珍珠,凤凰还是菠萝,空气温度与湿度降低,不再闷热,便如春末夏初那般宜人。虽是到来前天气极端酷热,到来时风雨猛烈,我还是比较期盼这南方海洋带来的清新洗涤去烈日与湿闷空气里几近融化的一切。

一个人时总能观察到很多一般人不会注意的,这样的好天里出去总是对的,可惜今天没有出去,因太懒惰,颇有些悔恨,期待明日还是这般天色。


《来相爱吧》2012.7.19

别人都说,安静的男人一般闷骚,外表冰雪冷漠内心狂躁暴走。但我摸摸心肝后还是要坦诚地对你说,我是一个脱离了高级趣味的人,真的是只有闷没有骚。受成长环境的影响,我能把家里为数不多的几本科普书从全新翻到破烂,却不知道送玫瑰花跟送菊花的区别。你却像断背山那受伤女人一样咬牙切齿含着热泪地对我说:Jack, girls don't fall in love with fun.

那好吧。

还有,同时也是环境影响,我是半个基督徒,我不信奉上帝却接受爱,人性,罪这些价值观,众人爱我,我爱众人已经完全取代了我的个人形成,成为我的全部为人指南。我很容易看到别的女生后对她百般呵护而完全把你忘记,这不是自作多情,而是我把每一位女性都当做我妈般亲切,都想要照顾她,陪伴她。你又说,神赐予你生命,赐予你肌体,神让我跟你,我便接受你的一切神的安排,愿与你一起。

如果你都这样说了,那我还能说什么,我只有这两个优点了,其它全都是缺点好不好,你全都化解了,我还能说什么,我要给你跪下唱征服了。

噢,不要说,我知道你要说你自己的不好了,但不要告诉我好吗,因我真的都不在乎,都不在乎。

亲爱的,让你的手递给我,我们来相爱好吗。


《2012年8月4日》
迷情公寓。


《2012年8月8日》

睡眠七个钟,醒来全身筋骨尽是疲软,身旁窗子偏东,太阳升起不太久,天已亮白完全,明亮透过随风摆动的窗帘若无若有,斑斑驳驳洒身上,些许耀眼。风慵懒地透过两扇小窗口,带着昨夜清凉。伸出软绵无力的手,去拉上这明净,转个身睁开了眼,杂物堆一地和白色地板的污渍,每每都能惊奇于它们转移,扩散的生命力。腰间压着的软硬,一本书和多经碾压延展的待洗衣物,散发着主人热爱的自我。脚上短袜还附体,提供着眼不见为净的掩盖,脚尖拌着一编织枕头,想是另一个已掉下了床。

弯下腰去,残弱病人般够得窗台的香烟,啪嗒,仰身,视线里的天花板和烟气。头脑有些发懵,我想这窗帘是该要替换掉的,应该换成色彩单调的呢绒黑布,还是最繁复的紫红呢,比较能盖住这景,盖住这夏日吞噬,嗯,换了应该是会安慰人的。


《2012年9月6日》

前两日搭公交,车上极其摇晃,引擎轰鸣吵闹。不是自己出油钱,司机踩油门倒也踩得自由自在,刹车也刹得漂移潇洒。无奈车程太长,喜不喜欢都得接受,被吵到耳根出血也还是比走路强的。好歹我也算个斯文人不是,平日里肯定是走地铁的,这次还是顺应大家选择。

手机里还是存有几本书的,看诗经看到这么一首:

《国风·召南·野有死麕》
野有死麕,白茅包之;有女怀春,吉士诱之。
林有朴樕,野有死鹿;白茅纯束,有女如玉。
舒而脱脱兮,无感我帨兮,无使尨也吠。

顿时露出现代人的坏笑,都说人性是永恒的,看来几千年前祖先就教导了:情,是调出来的。性,是偷的更爽。隐约联想到李煜那首菩萨蛮里的"画堂南畔见,一向偎人颤。奴为出来难,教君恣意怜。"不过这带点情色意味的文学作品,在五四时期却大受赞扬,是伟大而浪漫的爱情。大概那时受到西方开化,尤其法国人,中国知识分子们内心的骚都需要一定的顺水推舟。

在这之前看到一篇就还合中国人喜好:

《国风·召南·摽有梅》
摽有梅,其实七兮;求我庶士,迨其吉兮;
摽有梅,其实三兮;求我庶士,迨其今兮;
摽有梅,顷筐塈之;求我庶士,迨其谓之。

看来在当代以前,中国的女性主义还是风行过的(看上去比男性还主动),我们哪还需要什么西方的女性表白日嘛,直接过起中国的有梅节。三个口号,良辰吉日莫耽搁,若要表白就今日,爱我之人快开口。哈哈。


《秋风,秋风》2012.9.13


农历是七月廿八,白露过后第六天,秋风来临,凉意丝丝。

这个季节于我的感受,用英语讲叫can't love this season anymore. 用中文讲,"感觉不能再爱了"与"无法爱更多"都不大妥当,只得一句恋缘至深作罢。广州的秋天不够娇痴,轻身轻举,夏风过后是冬风。但我期盼的秋啊,终于是来了,凉凉秋意弥足珍贵。

联想起辛弃疾那首词。站在阳台,也算是爱上层楼,天凉又是好个秋,一把鼻涕一把泪,欲说还休,欲说还休。

听说中国人是一个喜感民族,我却自我认为具有悲感性格,总之悲秋之情又华丽丽地如其而至,套用一句叫"悲秋情绪入双眉"。

这个让人又爱又叹的季节,唉,不说了,西施捧心,西施捧心,难再言。


《约跑》2012.9.27


舍友好色,自打听得陌陌与微信乃两大"约炮神器",凡上课睡觉至寂寞难耐时必摇手机药到病除,按原人原话为"祖训:何以解忧,唯有bitches"。经验互讨,学术研究,物色之女不下百人,惜热情回应者少之再少,又有假照片者恐龙驰骋。大海捞针般得一靓照与热情兼备回应,必如日常下片前真情流露之感慨:其真无码邪?其真不置码也?近二日得一同校鲜嫩大一师妹,鱼掌与熊兼得,一时间喜形于色眉飞凤舞,小心待之,狼尾紧藏。本企图以翩翩君子文语,博得一番好感,未料师妹倒是好生大胆,言语之前颇具挑逗,吓得二人小生心怕。

吾本躬耕于嬉戏,不求闻达于后辈,然事已至此,拯救三位红尘中轻舞飞扬之善男信女已义不容辞。小妹既已此般"纯情",想是如志摩兄属"追求真爱"。舍友好色,那我便好事,毕竟难以认同微信之流有正经妹子,而遇不正经妹子加以调戏之又是人生一大乐趣,哈哈之间须得参与,玩与不玩间一清二楚,否则怎得"尔等男人皆为混蛋"美赞。

好事者唯恐天下不乱,调情风雨,有爱先生还是略懂,略懂的,顺利约出跑步大学城内环一周。跑跑,本为习惯,一三五一圈,壮肾补腰。今顺路拐上一姜太公牌水鱼,何乐不为。至此跳过量踏出质之飞跃,约炮与约跑之间不外乎个部位不同,三人相拥而泣,涕泪俱下,叹三年浮生飘零,十年两性茫茫,终得倩影凌现,死亦足矣。


《2012年10月8日》

节前舍友因"出言不慎",道出请客豪言,本是可忽略牛皮,却被我们反复提起,抬架子上下不来,今天只得率我们下馆子打火锅去。

吃得差不多时本该是停下筷子喝着小酒盯着周围妹子,眼神与精神上猥琐一番的。但不论平日多风度翩翩,温静甜美的人,到了饭桌,拿起筷子满嘴油腥时都是破了相的不雅,怪不得电影里的漂亮人物都不怎么吃饭,食饱思淫欲,酒后吐黄言,没妹子看,就侃妹子,骨子里一俗人,小清新是装的。上学期看阿郎的故事,我评价女主:张艾嘉真有女人味。舍友当场吐槽我的审美观,之后这学期开学,在一起上课的隔壁班上有个的卷发女生,便调侃其为我的艾嘉。我也乐得承认,谁能没点被人八卦的破事呢,酒足饭饱的。艾嘉,没错,我的艾嘉,谁都别想抢。喽啰起哄下,我还真有当真的感觉,借着一点小破酒,有耍嘴皮流氓的倾向,眉飞凤舞,还好当时舍友没给拍照,否则定然会看着自己照片骂"你这畜生"。

白富美谁不喜欢呢,瘦腿酥胸谁不受诱惑呢?然对比起优雅气质,富美皆可抛啊你若不离不弃,我便生死相依。当然白肤不能抛,哈哈。


《2012年10月16日》

两件事:

平日里表现都很冷漠很不关心,今天厚脸皮了一把,下午上完课心血来潮,踩着单车跑去做了件很"调情"的事,却由于没有骗人经验,实在"忍俊不禁",演砸了,搞得一晚上不安宁。

早上有课,下午有课,晚上还有课。被课上的不成人形了,精神状态也属于过劳型人格崩溃边缘,所以要跑步。我的看法是这叫以毒攻毒,别人却泼我冷水说你这是破罐子破摔,企图跑残疾了获得逃课的正当理由。跑步前换衣服,脱光了才发现昨天把两星期积累下来的衣服全泡桶里了,虽说跑到后程又热又累,基本都是舞男脱衣,戴着副眼睛却光个膀子挺着大白嫩胸满世界招摇,全然不知什么叫有辱斯文的低俗行为艺术。但,在跑步之前我是还没有丧失人文理性光辉的,所以,既然没衣服,就不跑了吧。


《2012年12月7日》

节气,大雪而来,踩单车转转,看看天,清冷晨风拂面,想起过去一直爱着这凛冽的自己。

时间很快,今日晴天不静。

又曾爱过的平凡不起眼,像是久没联系了。


《2012年12月12日》

懈怠,懈怠,一种懈怠。

是光天化日的极度狂妄和笨拙自卑。

沉溺,拾取,念想中再不见的时去。

阳光下,冷却,愿随风而死。


《2012年12月24日》

唉,无聊。

季节,眼睛,月历。

一眨眼的黑白,沉寂静默的疲惫。

难堪,我的自由。


《2012年12月31日》

印象中新浪微博是零八年开的,日子一久远,容易混,什么事都容易跟奥运和在一块,党的思想维稳还是挺成功的。但确实那年也发生了太多事,加之高二,高中生活感受最真实的时候。刚查了下百科,微博是零九年八月推出的,我是零九年十一月开通的。现存最早的微博是一一年发的,有点洁癖,之前大概也发过不少,来来回回看着不合适可能后来都删了。

微博很能看出人的性格,自我为中心,只向外扩散的绝对是零关注,文字微博很多。自我封闭注重隐私的关注很多,微博很少,有的就没有,这类人的电脑桌面壁纸很可能是纯色的。社交好的表情多,转发多,新闻多,@多,关注多,被关注多,僵尸粉也多。游离在人群之外的人,发些自娱自乐的,记录生活的,会手动移除僵尸粉。我不爱看乱七八糟的,便把自言自语和社交好的取消关注,关注些自娱自乐的。

突然想起说这个,是最近发觉越来越难看见好友出现了。虽然关注的也少,可以前那种一小时上百条刷新量的我是真没碰到过。不爱看大名人,跟几十万粉丝瞎凑热闹,大家都不发微博了,我会很空虚寂寞冷,空虚到要用通宵追电视剧来满足听说需求了,人是各种欲望组成的,不只是性器官,皮肤,鼻子,眼睛,耳朵都是有需求的,大家都不发微博了,很容易因缺少人气的补给而憋成变态的。

二的年纪的人们,生活似乎都是奔三的。我这人孙子王八蛋,思想孬种,绝对是不攒钱不买房,也不养父母,更别提老婆孩子,世人看不上眼的那种人。努力工作赚钱,谈恋爱结婚,养父母带孩子,拼职场升官位,退休养老还房贷的日子稳定是稳定,可就人生观价值观层面上无法接受,要是一辈子得这么过,还不如就死了算了,没什么,世界的存在本来就是没意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