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9日

《城南旧事》里两篇文,《冬阳,童年,骆驼队》和《爸爸的花儿谢了,我也不再是小孩子了》读来眼熟得很,若不是小学教材里有出现,便是初中念过的。民国时期小女孩的儿童视野与家庭关系,时代差异是在那里的,成年后很久的作家写出来的刻意偏颇也是有的,还好是,仍能令人忆起儿童成长此类经历。我是不愿再看的,一则不是女性式的多愁善感,而早已过少女怀春,万物眼中幻情化美年纪。

民国的书,是张爱玲的好看,其它题材,大体是没有新颖之特别。国学最近是不念了,一则,农业文明累积千年也未成规模系统,散乱混杂难以接受。二则糟粕横生,一方水土一方人,我愿以更开阔眼光看世界,对农耕社会里出来的儒家佛家规矩不易纳入。倒是唐诗宋词不讲大道大理抒情浪漫美丽得很,依旧是爱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