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30日

是要开始拾起数学,学回物理,虽迷离了五六年,但这二样仍是长期来的世界观,如基督徒每周末教堂祈祷得心灵满足般,它们是个人的信仰,让心灵充实而安宁。

而对此一辈子的学习探索,是对人生价值的追求看待,所谓生命价值观念。

文学还是继续的,至少在民国文学,是一直地看下去,这是浅薄的人生观:人在世,应享受,应优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