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21日

给电脑重装系统,欣喜发现还有2013年的聊天记录。那是跟人比较近的时候了。那时还有陪自己聊天的,现今工作的工作,考研的考研后,明明是QQ在线,去主动找聊也不会回,久了算了。

翻了这两年前的聊天内容,除了那些跟姑娘们很开心的聊天。倒是有一句说,不上课不考试,是一个奇怪的人。

是,当年人是死了一半。

高中大学都碰到心恶的人,高中的一起住一年,还好就分开了,大学比较惨。

所谓心恶,韩寒被问,如果有天你非要在郭敬明跟方舟子两人间选一个一起生活,你选谁。韩寒说,我选小四。因为小四虽然为了赚钱各种卖弄,但他的心本质是善的,只是举止不够好看。但方舟子是恶,发自内心就是恶的。

是那种从小在底层斗争中长大,没被善待过,上来后心理满满带着各种恶意,能撕逼到底,斗志昂扬那种人。简单说,是那种打架会抓你蛋那种人。

我又是平时要优雅要气质要好看的人,分分钟要诗和远方。在这种眼里,那已不是简单装的范围,而是能激起强烈恼怒的。

不得大部分时间都要离得远远,保持安静保持低调,不想又有什么言行引起莫名的记恨。高中大学经过洗礼,人变得很孤僻——反正身边没什么人合得来,又有很多斗鸡型的人。

后来离了大学后才发现,世界那么大,也能自有自己的空间天地,不用被莫名其妙的恶人恶言行纠缠。也学习了一个重要技能,自我精神世界的稳定与干净,不给什么无聊人以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