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

在这里三月的天有些燥闷,坐在屏幕前做最安静专注的工作也会心神不宁。我在地铁阅读了几篇沈从文先生的散文,发觉到他的每句文字都很优美,朴素的字词其实颇有风格。

最近的日子一直是默默工作,书也少看许多,文学类书很难再提起兴致,技术的书又有眼脑的呆滞。每日搭乘地铁也不再抬头乱看漂亮姑娘了,不知确切哪一天失去了审美需求,但就是这一二年的事。

却在平常的时日消耗里,越发强烈感受到人生价值观念的相继变化。也许内心潜意识中还很不接受,却时刻体会着向三十岁的年龄飞奔而去的时速。也知道了没有幻想的生活与心灵原来是这样子的。

然而多年的高冷并没有因为接地气的日子而减少很多,仍旧是给人有些冰霜感的人。我知道以前的那个人有多傻多偏执的言行与思想,但那份尴尬的年龄记忆却有太多成因。还不知道这份清冷的脾性有否绝对的对错判定,我想等待时间,让它来自然演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