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

国庆时回了趟家乡,因为建了新房。

在拮据窘迫的环境里度过了生命头二十年的人,很难会对这二十年里共处的人,共处的地方有所情感,家乡是我不值得怀念的过往。

翻看了些照片,发现几岁时我也曾经是个坐在玩具熊旁边的小男孩。

印象的重点不是那个岁数的自己,而是那只玩具熊。隐约告诉着母亲以前也曾是个年轻妈妈,像现在的八零后们妈妈一样,像个少女般地疼爱着孩子,自己也曾被爱过。与印象中的愁眉苦脸,放弃生活是不一样的形象,长期以来我都习惯了去以为这是个不曾有过笑容的家庭。

此次回去最大感慨,观念上的差距,空间上的差距,统统使用了时间去解决,这是穷人生命的代价。

感觉到家人的目光点亮了,却也知晓自己暗淡多年的双眼,没有了恢复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