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

周五晚赶赴饭局,散场之时颇感基友意外贪玩,还有网吧游戏计划。五人游戏开黑至深夜两点多。二十多岁已经玩不动,不如二十岁前还能通宵达旦。

最近发生了一些事情,又在感叹了自己心行不一,道德水准下流,希望能找到正确去纠正。

再是每逢周末爱听历史,听听古人的那些苟且,能深刻感知到当下人的哪些猥琐。我一直希望自己的几十年时间资源能用在较长远价值的意义上,可惜每每日常都花在了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