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1日

想想去年几乎每天都要扯个两三篇,到如今只在纸上划一两句,也不知是情感渐入麻木还是厌倦疲惫。生活总还是要继续的,于是该做的慢慢做,没必要说的少说。年龄越大越能善待自己,不会太跟自己过不去,感觉过去的自己身上带着太多局限,从家人身上学来的不仅仅是好的,还包括各种缺点,而我又没怎么接触过外人,小地方出来的人视野狭小。倒是从来都不为后面的生活担心,不如同地方同辈人那般先知先觉,一心的要追求这些那些。读《大学》,头一句便是大学之道,在明明德。我很讨厌班主任和同学,他们把我所认为的大学总是当作技校,这一点经常恶心我。

大一大二愤青,大三大四犬儒,我是体会到了,现在倒也能不那么浮躁的看看书,不想上网时便能找个地方凉快去,偶尔还能背上一句,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国学是好东西,如果有点精神需求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