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4日

早上翻翻墙,上Google+跟一帮老外群劈视频侃大山,分别碰到一对菲律宾人,一对巴西人,一对印度人,一对美国妹。巴西人英文葡萄牙文都会说,还会来句你好。话篓子一个,教我说葡萄牙语西班牙语法语,我了个去,敢情这几种语言的区别比我们国内各种方言的区别还小,他们对中国了解不多,长城都没听过,却说北京是个很美丽的城市,我笑而不语,丫没见过沙尘暴而已。那对美国妹倒是立场鲜明,一点都不喜欢亚洲面孔,估计她们的划分是这样的:世界上只有两种男人,西方男人跟中国韩国日本三国的黄种人。印度人对中国人兴趣不大,加之我也听不懂他们的英语。还是菲律宾人对中国人特友好,一见面就用中文跟我打招呼。我诧异,忙问他为何会说中文,他说他在上中文学校,我问他汉语是世界上最坑爹难的语言,就算学会了说话也一般看不懂汉字,他为何要学。他说他以后可能会来中国。会说中文倒还好,关键还对中国很感兴趣,连广州都知道。想想也是,中国自古以来都是亚洲的霸主,这些东南亚人眼里的超级大国,就如美国在拉美人和中国人眼中的地位,不向往都不行。如此看来,黄岩岛他们是绝对抢不去的,只能当贡品进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