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〇一二年九月一日

时至夏秋交际,草树流水,朝晚光影皆不大可观,夏炎秋凉反复徘徊,人疲惫不堪。确实季节轮回年年若此,应无心念,唯有年岁流逝需得感叹,叹人非物亦非。